『南京自由行旅行社有限公司』,承辦?到?南京旅游跟團游南京出發組團旅游?、南京公司旅游?和公司定制旅?游業務,您的滿意,我們公司?的追求!

旅游導航

內蒙古旅游攻略-馳騁在呼倫貝爾草原上

發布時間:2019-07-07 發布人:轉摘自:maoy7279 0 1619

 

國慶節七天長假對于大多數人來說,在家宅無所事事,出門逛沒事找事。對于喜歡帶全家旅行的我來說也是無可奈何,自己還總結出了大小假期人滿為患,不宜去的四種“瓶頸”景區,即:名山大川,道路狹窄不能去;臨海島嶼,輪渡排隊不能去;古城古鎮,環境封閉不能去;超大城市,吃住翻倍不能去。那人少景美的地方在哪里呢?經過綜合考察,內蒙古呼倫貝爾進入了我的視線。事實證明,國慶節選擇這個地方是對的,景色有照片為證。

  • 呼倫貝爾!我們來了!


長春火車站


長春開往海拉爾的火車可不像長春輕軌,上面擠滿了人。出發前天晨知道沒有買到臥鋪票,還信誓旦旦的說他站一夜也可以,可剛上車竟然靠在座位上“叭叭”地掉起了眼淚。問其緣由,反而問我:不是動車嗎?不是說三個座連著嗎?兩個座怎么睡覺啊?媳婦見狀和我鄰座的兩個乘客換了座位。火車開出一個多小時后,我才發現長沙兩個朋友中午在手機QQ上放棄行程的留言,我通過手機和小白大哥協商后,確定原來的行程和車輛不變。直到后半夜,火車上才陸陸續續下去不少人,我和媳婦也能夠輪流到其他車廂躺著睡上一兩個小時。終于盼到天亮,我們4個人在車上吃過自帶的早餐,又都換上了厚衣服,與對面祖籍也是山東的當地人聊著天,興奮之情溢于言表,心中默念著:呼倫貝爾!我們來了!


達爾吉林

奧德賽很快穿過了并沒有多少特色的海拉爾城區,不遠處山頭上的一座白塔和塔下的宏偉藏廟引起了我們的注意。張大哥告訴我們,這是敖包山上正在恢復重建的慈積金剛塔和達爾吉林寺,也是帶我們去的第一個景點。當我們站在空曠山坡的寺前廣場,層層臺階上的紅廟白塔在湛藍天空的映襯下分外醒目。由于當天要趕到根河市住宿,我們沒有進廟,直接驅車又來到廟后塔前的廣場。在這里凝視慈積金剛塔,圣潔、純凈、潔白,高大、莊嚴、神圣,令人肅然起敬。回首眺望達爾吉林寺主殿,雪白的墻壁、高大的屋頂,整個建筑群依山順勢,氣勢恢宏。這是我們整個行程中唯一一個純人文的地方,車駛出老遠,回首仍能看見白塔的身影,像一位慈祥的神靈護佑著我們一路向北……


金帳汗蒙古部落

隨后一眨眼的車程我們來到了金帳汗 部落,這是一個人工景區,據說曾是一代天驕秣馬厲兵之處,布局成當年成吉思汗行帳的模樣。由于我對拍影視劇的景點型草原有種本能的抵觸,秋草的枯黃也沒有令我眼前一亮,就沒再往里走。寫游記的時候才知道,也許在景區高處才能看到老舍筆下莫日格勒河那百轉千回、緊湊相疊,用九曲十八彎都不足以形容的“天下第一曲水 ”奇觀。

呼倫貝爾大草原


離開金帳汗 繼續北行,平坦的公路兩側秋草已黃,我們也完全進入了沒有人工痕跡的景色之中,只能用廣袤與遼遠來形容眼前的一切。想象中呼倫貝爾大草原應該一望無垠,極其平坦,身臨其境才知道這兒的草原其實是由無數平緩的山丘連綴而成,平坦中連綿的起伏,連綿間讓你感覺汽車?仿佛一葉扁舟蕩漾在茫茫大海的波峰浪谷中。說實話,我剛見到秋天的草原,卻如濃茶入口般苦澀,雖然沒遇到如草原男人般狂野的寒風,但確實感受到枯草垂暮時的蒼涼。我曾經見過盛夏大草原滿眼綠色的驚艷與輝煌,而深秋的草原竟像一位老人,默默地向路人訴說著生命的過程:曾經所有的“成功”不過是用以自鑒的鏡像,直到有一天,人們看到的是滄桑和衰老。

隨著道路的延展和思緒的深入,我卻慢慢發現和體味出這片廣闊天地間的另一番風景和意境:諾大的草原一片金黃,不見一棵樹,遠遠望去似有無數曲線在溫柔地躍動,草場上滿眼星星點點的牛羊和草卷,恰似曲線上跳動的音符。除了草場,還能看到一片片已經收獲的麥田,留在地里的麥稈被大型收割機畫出了一道道黃黑相間的平行線。藍藍的天空和水流、白白的云朵和羊群、黃黃的草場和麥田、黑黑的土地和灌木,眼前的草原秋韻竟也是如此充滿色彩和生機,不由使我想起了白居易膾炙人口的千古名句:“離離原上草,一歲一枯榮。野火燒不盡,春風吹又生。”

額爾古納

到達額爾古納 市不覺已過正午,午餐是在市政府所在地——拉布大林一家不起眼的小店解決的。在呼倫貝爾的第一頓飯我們選擇了手把肉和奶茶、羊血羹等具有草原特色的菜,媳婦去廚房親自選取了羊肉和羊排。“手把肉”這道菜其實就是簡單的水煮,沒有復雜的烹調步驟,也只有簡單的兩三種調料,但吃到嘴里絕對真材實料,肉質鮮美。原來草原的牧民和海邊的漁民一樣,都生怕味道混雜的調料掩蓋了鮮肉的原味,不像內地的人通過重口味調料把飼料喂大的肉烹制出了各種味道。難怪老子在《道德經》中就曾經說過:“五味令人口爽”,告誡人們山珍海味吃久了也就嘗不出味道來了,口舌都會因此而麻木。


額爾古納濕地保護區


茶足肉飽,隨即我們來到了有著“亞洲第一濕地”之稱的額爾古納(根河)濕地。我之所以在濕地前面加上了括號,是因為弄不清額爾古納濕地和根河濕地是不是名字不同的一個地方。據我的理解,這個濕地流經的河流是根河,所以以前叫根河濕地,但后來因為濕地景區在額爾古納 市境內,所以現在正式的名稱叫額爾古納濕地,根河上游正在建設的濕地叫“根河源濕地”。

也許是因為國慶節,也許是因為旅游淡季,濕地的門票只有20元,加上電瓶車的往返費用也才35元。從電瓶車下來,我們沿著木質欄桿往山坡上走,說是木質欄桿,其實真是實木的;不僅這里的欄桿是實木的,一路下來所有景區的欄桿都是實木的;不僅欄桿是實木的,景區內的房子、垃圾桶、指示牌、導游圖,甚至莫爾道嘎鎮上幾個伐木工人的城市景觀雕塑中抬的那塊大原木,也是實木的;這里只要看著像木頭的東西,全都是實木的。讓來自內地城市的我不由得驚嘆:真奢侈!回頭想想,也真是很自然,取之于大自然,回饋于大自然,這也許才是真正的和諧共生!

隨著木棧道的升高,我們的視野逐漸開闊,根河和濕地也一點一點地展露在我們面前。從一池蔚藍的水泡子,到一灣湛藍的曲水,最后看到的是萬里無云晴空下,遠山草場映襯中,植被茂密濕地間那條任意曲折、飄逸如帶、清澈靜謐的河流——根河。我們呼吸著濕地的清新空氣,賞心悅目著根河那道似太極圖般S彎的壯美景致,喜樂著,陶醉著,暢想著。雖然游人只能在邊緣賞看遠眺,無舟楫廊橋深入其中盡興,卻也保護了濕地的生態和原貌。我們在坡頂的觀景平臺留戀了許久,才沿著景觀步道往坡下河邊的方向走去。濕地中,形似深深馬蹄印的湖泊令人遐想;同心島周圍曲水 環抱草甸,灌木岸邊叢生的景致令人贊嘆;山間的白樺林連綿成片,在秋日的金黃中,那一抹白甚是顯眼。


駛向根河


臨近16:00我們才繼續出發,順著根河向根河市駛去。曲水旁,一群鴨鴨,在河之洲;路兩側,幾頭歸牛,閑庭信步。張大哥告訴我們,冬天的草原上,羊會自己拋雪覓食,而牛卻不會,只能吃牧民提前打下的冬草;但牛認路,能自己回家,羊卻不行,需要靠牧羊人驅趕。我們還發現道路的急轉彎處有固定在水泥圍擋上的彩色輪胎十分惹眼。張大哥說,團隊人多的時候,大家一般都喜歡在輪胎墻上面左拍拍、右拍拍,我也想起了曾經看過不少游記中的旅友在這些輪胎墻上留下的歡顏。

車沒開多長時間,張大哥告訴我們已經從草原進入大興安嶺林區的邊緣地帶了。沿途的草原逐漸被河邊低矮的灌木取代,進而是山坡上成片的高大紅松和白樺,雖然金黃的色調依舊,但景色卻與草原大不相同。無際的黃草變成了近在咫尺,錯落有致,層次分明的叢林,在藍天、白云、河水和夕陽的映襯下,顯露出油畫般的韻味。


中國敖魯古雅鄂溫克族馴鹿文化博物館


10月3日早晨,依舊是一個大晴天,我怎么也睡不著了,第一個起來在周圍轉了一圈,氣溫不像想象的冷,確定了吃早飯的地方后回旅館招呼大家。早上9:00,我們退房吃飯,再次踏上了一路向北的旅程……

張大哥帶我們首先來到了敖魯古雅鄂溫克族馴鹿文化博物館。“敖魯古雅”是地名,鄂溫克語,意為“楊樹林茂盛的地方”;“鄂溫克”是我國的少數民族之一,意為“住在大山林中的人們”。他們藏于大興安嶺林區的林海雪原之中,堅守著最原始的狩獵方式,與馴鹿為伴,被稱為中國最后的“狩獵部落”,是中國唯一飼養馴鹿的民族。

這里場地空曠,一座座折頁屋頂的木頭房子很有特色,一組向前奔跑的馴鹿群雕下鐫刻著:“中國馴鹿之鄉”,在藍天白云的襯托下動感十足。這個季節幾乎沒什么游客,我們也沒有進博物館去看,好奇地在僅有幾家仍在營業的商鋪里轉著看著。我對鹿角、樹皮等用當地特產做成的工藝品很感興趣;天晨卻被商鋪外幾條懶散地瞇著眼睛打著盹的狗狗吸引了眼球;媳婦對動物皮毛作成的服飾情有獨鐘,把看中的一頂外翻狐貍毛的帽子戴在了天晨頭上,哇塞!那種林海雪原的感覺頓時出現在眼前;小薛也是看看這里,摸摸那里,還不時地問問價格;由于物品超出了我們的心理價位,最終只買了兩瓶藍莓汁飲料就此作別。


敖魯古雅原始馴鹿部落

隨后,我們又來到了博物館對面不遠的馴鹿部落,一座鄂溫克人使鹿的雕塑立在路邊,臺基上寫著:“中國最后的狩獵部落”,訴說著這個民族的獨特歷史。我們購票后沿著木棧道進入這個神秘的原始部落,看到了一個個用樺樹皮圍成的圓錐型白色房子,既像房屋又像帳篷,旁邊的介紹說這是鄂溫克人的傳統民居,叫“撮羅子”。不遠處的樹杈上還有一個架空的小木屋,是用來儲存食品、衣物和工具的倉庫,鄂溫克語叫“靠老寶”,譯為“樹上的倉庫”,上蓋樺樹皮遮擋雨雪,防潮防獸,從不設鎖,從不防人。就在這時,幾頭造型奇特的馴鹿走了過來,它們長著馬一樣的頭,鹿一樣的角,驢一樣的身軀,牛一樣的蹄子,徹底顛覆了我們心中“鹿”的形象。跟著這些鹿繼續往部落深處走,從三五只到一群,毛色有褐色、灰白色、花白色和白色;鹿角有的毛茸茸才露尖尖角,有的已經十幾個枝叉,十分威武。馴鹿無論大小都十分溫順,或趴在樹下休息,或跟著游客吃籃子中的苔蘚和蘑菇;如果站在棧道上的游客擋住了他們的去路,它們就在原地等待;游客給它們讓路,他們就搖著短尾巴低頭走過,一副不緊不慢,悠然自得的樣子。介紹上說馴鹿是唯一雌雄均長角的鹿,角的分叉能超過30個,腿長有力,宜于踏深雪行走和長途遷徙,善于穿越森林和沼澤地,被譽為“林海之舟”。曾經是狩獵鄂溫克獵人的主要生產和交通運輸工具,現在又成為鄂溫克人日常生活中不可缺少 的珍貴經濟動物 。馴鹿每天自己成群跑出去覓食,因為定期要補充鹽份,所以不用擔心它們走失,需要鹽份的時候自然會回到主人身邊,鹽就是鄂溫克人向馴鹿施的魔法,使它們記得回家。


隨后,我們繼續沿著木棧道往深處走,看過了狍子苑,來到了森林中的娛樂區,這里的秋千、蹺蹺板簡單的也只是一塊木板、一根繩索和兩塊一長一短,垂直交叉的原木。我們一家人分別坐在蹺蹺板的兩頭,不僅上下起伏,還能360度旋轉,在古老質樸的玩具中,在歡聲笑語的回響中,充分享受著大自然帶給我們的歡樂。最后,我們還品嘗了這里的藍莓鹿奶餅,心滿意足。這些在原始森林中就地取材的生存方式真正體現了人與動物們共同生活,人與大自然同棲共眠的歷史圖景,不得不令我們這些生活在現代的“文明人”感嘆!


繼續向北 亂云飛渡自成一景

繼續向北,這時風未起,云已涌,緩緩變化的云朵又帶給我們新的驚喜。我們一路拍照,一路前行,好幾次忍不住停車觀景,沿途遼闊的草原已看不見,蔚藍的河水已藏在了林間,低矮的灌木逐漸退到幕后,遠處山包上黃白相間、錯落有致的叢林也漸漸成為背景,只有道路兩側成片的落葉松閃著耀眼的金光,亂云飛渡中躍然成為當仁不讓的主角。


得耳布爾

穿過一片林海,道路兩側逐漸出現了一排排小木屋,在層林盡染的背景下格外顯眼。張大哥告訴我們,得耳布爾鎮快到了,沒想到這里的鐵鍋窩窩魚會成為我們在呼倫貝爾吃到的最美午餐。

得耳布爾鎮幾乎只有一條街,一排三角形門臉的平房都是餐館,我們選了一家叫“老百姓”的小店。當大家進去點餐的時候,我卻被街上的奇景吸引,只見從兩排平房形成的交叉點開始,一朵朵超大的云朵排山倒海般的壓過來,氣勢逼人,似乎觸手可及。我連忙舉起相機留下這驚心動魄的瞬間,這天也成為我們在呼倫貝爾遇到的唯一一次銀河蕩云,浪波滿天的天氣。


穿越森林的鐵軌

酒過三巡,菜過五味,已經15:00,我們拍拍滿意的肚子繼續出發。藍天上的白云還在飄,林間的落葉松還是那般黃,我們依舊在路上走走停停,天晨和小薛依舊跳著拍著。在一處火車平交道口張大哥停下了車,穿越森林的鐵軌自然是大人孩子的最愛,我們沿著平行的鐵軌,踏著一塊塊水泥枕木往叢林深處前行。拐過一道優美的弧線,前面只見樹與天的交際,后面已不見來時的道口,一側是黑灰的灌木叢,一側是金黃的落葉松……電影中,火車與森林間不知發生過多少令人感懷的故事,而我們正身處其間。


莫爾道嘎國家森林公園


10月4日清晨,我們終于來到了享負盛名的莫爾道嘎森林公園,“ 南有西雙版納 ,北有莫爾道嘎 ”,呼倫貝爾絢麗的畫卷從此延伸到原始古老、松濤激蕩的大興安嶺密林之中。

進入莫爾道嘎國家森林公園高大的木制大門就是馮小剛影片取景的夜宴橋,雖然木橋沒什么特別,但橋下的清流石灘、高喬低灌卻極具動感,富有層次,引得我端著相機在橋上駐足許久。迎著朝陽,驅車沿著沒有瀝青水泥的碎石土道行進,兩側古木參天,植被豐富,路面上落滿了褐色松針,路兩邊還殘留著未化的積雪和冰凍的水洼。眼前一片布滿了枯草的水泡子讓我們再次停下了車,滿懷喜悅地走近它,纖細草葉上凝結的白霜冰露在晨光中閃著瑩瑩銀光;小心翼翼地在它旁邊穿行,腳下發出“嗦嗦”的低吟,還未聽清說的什么悄悄話,一聲“唉呀!”媳婦的鞋面已經在冰面的“咯咯”脆響中被冰水打濕了。回聲過后,周圍依舊是如此的幽靜,路過車輛偶爾發出的“嘀嘀”聲把我們從夢中喚醒。


一目九嶺,是深邃與遼闊的大興安嶺

隨后經過獵人之路就是一目九嶺。山巔之上,極目遠眺,一覽無余,山連山,嶺連嶺,山形多樣;山外有山,嶺外有嶺,山巒起伏;向下俯視,山下有谷,谷中有丘,原始森林隨地勢起伏,高低錯落,遠亮近暗,層次分明,大興安嶺的深邃與遼闊盡收眼底。


十幾匹身腰修長的馬兒倒善解人意,并不在乎我們的到來,只顧低頭吃草,偶爾幾聲響鼻反而襯托出這里的安靜。眼前的一切都閃著金燦燦的光芒,不知是夕陽點綴了麥田里的馬兒,還是麥田和馬兒點綴著草原的夕陽?


額爾古納河

傍晚時分,我們抵達了臨江 。一個河道拐彎處的山坡上,長槍短炮早已擺開了架勢。我們跳下車,奮力爬了上去。我安頓好媳婦和天晨,也拎著相機加入了拍攝大軍。夕陽下,藍色的額爾古納河像一條綢緞,河沿畫出的優美弧線充滿動感,河中心圓弧形的小島泛著熒熒金光,河邊的一條蜿蜒小路通向不遠處的臨江。我圍著山坡繞了一周,選好了自認為最佳的角度,等待……17:00左右,等來了落日,卻沒等到如火的漫天晚霞,我只得把那些“大師”和“長槍短炮”攝入了自己的鏡頭。招呼媳婦和孩子悻悻地走下山坡,卻發現落日的余暉透過黑色的山影灑在河面上煞是好看。


尾聲


路過三河回族鄉、穿過額爾古納市,當我們再次看到敖包山上的慈積金剛塔和達爾吉林寺格外親切,完成護佑使命的白塔似乎又在目送我們返程。大概17:30,我們在海拉爾火車站與張大哥告別,回濟南后才從小白大哥那里知道,我們是他今年帶的最后一批客人,已經回到鄂爾多斯與家人團聚,估計較長一段時間不會在呼倫貝爾帶客人了。等我們在街面小店吃過晚飯,天已全黑,對面的海拉爾火車站燈火通明,比白天更加好看。雖然呼倫貝爾此時伴著夜色在我們面前已經完美謝幕,但這片富饒而神奇的土地不僅是人類從森林向文明進發的起點,還隱藏著多民族發祥地共同的符號,更是蒙古人心靈和精神的家園;不僅是一片融入自然的凈土,也是一個曾經轟轟烈烈、而后歸于寂靜的圣地。從蒙古族的發祥地——蒙兀室韋蘇木,到一代天驕成吉思汗的發跡地——額爾古納河,蒙古民族在此發展壯大,最終走上波瀾壯闊的歷史舞臺。難怪《慈積金剛塔記 》中這樣寫道:“十美之地,風水所系……。東聆松濤低吟,南觀兩水相纏,北倚興安余脈,西眺萬里高原……

?

發表評論

提交 驗證碼:
貼心價格 同類產品,質優價廉
精制行程 項目安排,精品優化
人性服務 專屬客服,快速響應
措施保障 安全第一,制度防范
陕西快乐十分开奖结果查询今天